Logo castel Chevron down

男人和女人

三代人

在我们这里,企业和家庭总是纠缠在一起,今天无疑更甚于往昔。卡思黛乐酒庄酒是薪火相传的三代人。第一代是皮埃尔▪卡思黛乐(Pierre Castel),小心维护着企业的初始价值。第二代是阿兰▪卡思黛乐(Alain Castel)和菲利普▪卡思黛乐(Philippe Castel),为所有酒庄确定了战略方针。最后,第三代追求冒险;苏菲▪卡思黛乐(Sophie Castel)和维蕾娜▪拉鲁(Verena Raoux)负责外部关系,阿历克斯▪拉鲁(Alexis Raoux)负责可持续发展战略。这让一直以来鼓舞我们的激情之火得以延续,尤其是尊重与果敢的做事风格,使我们的所有酒庄得以生存。

人物

卡思黛乐家族相处融洽,我们身边的技术团队当然也是家族一员。卡思黛乐酒庄酒的19个酒庄由9位管理者每日打理。有些人管理几个酒庄,而另一些人则将自己的才能专注于一个酒庄。对我们来说没有一定之规,只有对风土的了解和保有激情才是重要的。这是一个代表我们所有酒庄形象的团队。在这个团队里,尊重每个人的特点是我们共同的理想。

人才

卡思黛乐酒庄酒是一场多样化的冒险。酒庄多样化,工作人员多样化,我们寻找的经营酒庄的人才也是多样化。在酒庄管理者身边,多位葡萄酒顾问为我们的酒庄提供技术支持。置身于专家中,能提醒我们心怀谦卑地面对葡萄园和葡萄酒的工作。由于这项工作为期很长,所以每一个年份都是通过这样精诚的合作而被镌刻于历史中。

访谈

苏菲▪卡思黛乐(Sophie Castel)
维蕾娜▪拉鲁(Véréna Raoux)
杰拉德▪巴塞(Gérard Basset)
苏菲▪帕拉西(Sophie Palatsi)
对话苏菲▪卡思黛乐(Sophie Castel),
圣埃米利永葡萄酒骑士会成员

您什么时候加入的葡萄酒骑士会(Jurade)?

我在2016年9月成为葡萄酒骑士会的一员。虽然作为卡思黛乐酒庄酒,当然也是蒙拉贝酒庄的对外关系负责人,我已经习惯了代表家族的各个酒庄,但我对这次就职是非常看重的。除了身披长袍,在这种时刻以示庄严,我还对圣埃米利永宣誓效忠。

您在上任的时候感觉如何?

我真的感受到协会内部传承的重要性。无论是为了几代人之间继续创造价值,还是为了与广大民众分享圣埃米利永的葡萄酒,我感觉今后都要有所作为。

葡萄酒行业是您的志向吗?

开始的时候不是。当然,因为家族原因,我自幼便沉浸在葡萄酒的世界里。但中学毕业会考后,我最先想当法医。而从英国读完商科,又在西班牙经历了旅游和酒店工作后我才明白,生活艺术才是我的使命所在。由于对美食和美酒的热爱,我无法想象还有比代理家族的各个酒庄更合适的工作了。
对话维蕾娜▪拉鲁(Véréna Raoux),
波尔多左岸骑士会(Commanderie du Bontemps)和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nions des Grands Crus de Bordeaux)成员

您是如何加入这些著名协会的

作为卡思黛乐酒庄酒的大使,我的任务就是代表家族的所有酒庄,其中包括雅新斯酒庄和斐兰德酒庄。正好两个都是波尔多左岸骑士会成员,而斐兰德酒庄又是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的成员。这些协会的宗旨是宣传葡萄酒和风土,它们需要生力军出色地执行任务,而我也非常自豪地投身其中。

确切地说,您在协会内的工作有哪些?

总的思想一直不变:为波尔多顶级葡萄酒的声望和形象做出重要贡献。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帮助全世界的专业人士、新闻界和销售界的职业人士更好地了解我们的葡萄酒以及创造了它们的葡萄种植者,坚信参与集体是为我们每个人服务。

对酒庄来说,这也是一种荣誉吧?

这首先是一项责任!跻身于当地最好的葡萄酒大使之列是一种责任。其次,这当然是在质量上对我们酒庄投资的真正认可。最后,这也是一次机会,因为积极参加这些协会组织的活动是宣传我们葡萄酒的上佳工具,即使我们可能还没能很好地发挥它的作用。
对话杰拉德▪巴塞(Gérard Basset),
2010年世界最佳侍酒师

在卡思黛乐家族酒庄所有的葡萄酒中,有哪些曾打动了您的心,为什么?

2009年的蒙拉贝酒庄葡萄酒,毫无疑问。我是在夏天品的这款酒。 那是在2016年,当时我妻子正在准备她的特色菜:焦糖烤小羊排配烤蔬菜。这款酒香气怡人,有黑色浆果和香料的味道,口感和谐,单宁圆润,为我们的晚餐带来了天鹅绒般丝滑的感觉。真是美妙的时刻啊!

您如何成为第三届"卡思黛乐酒庄酒欧洲青年侍酒师杯”的“教父”?

对我来说,支持年轻人,支持我们行业的振兴是至关重要的。我住在英国,这里也是赛事的举办地,因此我自然要花时间在这项精彩的侍酒师比赛上。我从中得到了许多乐趣。感谢卡思黛乐的投入。

今天,如果您用几个字来描述卡思黛乐,您会说什么呢?

它是法国重要的、而且是果敢的葡萄酒集团!
对话苏菲▪帕拉西(Sophie Palatsi)
克拉比酒庄

您是如何遇见克拉比酒庄的?

我总是沉浸在葡萄酒的世界里,这是来自家族的激情。事实上,我祖父恰巧是卡思黛乐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我在公司工作了15年。2006年,当时我和我的丈夫正在寻找收购一个酒庄,并在朗格多克定居,于是我发现了克拉比酒庄。虽然这个计划很长时间以来就萦绕在我们心头,但让我们下定决心的是克拉比酒庄。环境的魅力,葡萄园的潜力,酒庄的历史,我们完完全全地爱上了它 !

是什么让这座酒庄在卡思黛乐酒庄酒中卓尔不群?

这是家族在朗格多克的唯一一个酒庄,它拥有一座能完美体现风土资源的葡萄园。克拉比酒庄混合了透水性砂质土壤和地表岩石的冲击阶地,为种植优质葡萄提供了可能 !另外,我们开辟了一个称之为葡萄引入中心的地块, 完全用于新品种的栽种。这个真正的露天实验室使我们的酒庄获得长足的进步。今天我们生产的7款葡萄酒,每一款都展现了自己的特点,无论是红葡萄酒、白葡萄酒还是桃红葡萄酒。

您用“发现自我的艺术”来定义克拉比酒庄的精神,这意味着什么呢?

对我们来说,发现自我的艺术意味良多。首先我们想展示葡萄酒中体现的好客,«快乐 »的葡萄酒叙述着魅力与新鲜的故事。它还让人联想到酒庄特殊的环境:在种植着葡萄、小麦、橄榄树和树林的63公顷土地上,浮现出一座具有当地风格的小城堡,它被百年树龄的森林公园所环绕。在这个地方,我们像家人般生活在一起,接待亲朋,还创办了一间家庭旅馆。最后,发现自我的艺术唤起我们在葡萄酒的制作工艺上回归本源。采用倾听风土、尊重风土的方法,这是我们与Terra Vitis一起在做的事。